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汉唐釉陶学术研讨会”纪要

    发布时间:2018-06-01郝柯羽 何一昊

    为了促进汉唐釉陶学术研究的深入开展,由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与河南省非国有博物馆协会联合主办,郑州大象陶瓷博物馆承办的“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2018年年会暨汉唐釉陶学术研讨会”于4月6日至8日在河南郑州召开。来自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文物报社、南开大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深圳市考古鉴定所等国内文博单位、高校中研究汉唐釉陶的专家学者80余人参加了会议。会议发言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中国铅釉陶的起源、釉陶与瓷的区分

    淄博市临淄区文物管理局于焱《临淄战国齐墓出土釉陶罍的科技检测与釉陶起源》,介绍了2006年出土的两件青釉罍的基本情况。无损分析结果表明为铅釉陶,这为我国铅釉陶的起源问题提供了新的线索。

    南开大学刘毅《关于汉至北朝釉陶的几点思考》认为在釉陶的界定方面,不同时期的釉陶内涵有所区别。汉代的釉陶通常是铅釉陶胎,北朝的铅釉陶虽仍然是铅釉,但除了以黏土为胎外,北齐还出现了以瓷土为胎的铅釉器。另外指出釉陶与瓷器(含原始瓷器)区别的首要标准是釉。

    中国收藏家协会古陶瓷研究中心王建保《关于古代陶瓷界定标准之再探讨》,认为现行的界定标准有一定的局限性,建议以釉作为判定古代陶与瓷的主要条件之一。同时应根据我国实际情况制订界定标准,并要充分考虑我国古陶瓷存在的巨大地域差异和品类差异,分别给出适当的判定标准。

    汉代至北朝釉陶研究新进展

    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王天艺《汉代复色低温铅釉陶器的考古学观察》,从考古发现与分布区域、种类与特点、年代问题、烧造和施釉及装饰工艺、区域间关系、釉料成分、对后世釉陶的影响等七个方面对汉代复色低温铅釉陶器进行了考察。

    深圳市考古鉴定所任志录《低温白釉薄釉陶的补充研究》称低温白釉陶的釉呈白色或泛黄,釉层很薄易剥落,胎质细但较疏松,时代为北朝晚期到初唐时期。低温白釉薄釉釉陶与同期的白瓷、黄釉陶器、三彩均有一定区别,也有相似性。

    河南省文物局陈彦堂《两汉时期绘彩类铅釉陶器的初步探索》提出绘彩类汉代铅釉陶器的定名,并认为这类陶器可以视为复色铅釉陶器中的特殊品类。汉代绘彩类铅釉陶器应是中国陶瓷史上釉上彩绘工艺的滥觞。

    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孔德铭《安阳地区北朝墓葬出土釉陶及相关问题》梳理了自2005年以来在安阳地区新发现的一批北朝纪年墓葬,并对其中出土的釉陶器进行了介绍。还介绍了相州窑2009年至2010年的考古发掘情况,可知其在早期也烧红釉陶器。

    河南博物院郭灿江《河南博物院藏河南出土汉代至北朝铅釉陶器》以地区为组别介绍了这批汉代铅釉陶情况,着重介绍北齐李云墓和范粹墓出土的铅釉陶器,认为北朝铅釉陶在我国铅釉陶发展史上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这些铅釉陶在原料与烧制温度上的改进为唐三彩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技术基础。

    唐三彩综述、新发现介绍和个案研究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刘兰华《从黄冶窑址出土的蓝花器物看唐代青花瓷器的发生与发展》介绍了巩义窑(黄冶窑、白河窑)的发掘概况和收获。认为青花瓷器产生于唐代,发源于巩县窑,历经了三个不同的发展阶段,经过一个由三彩到单彩再到青花的发展演变过程。从考古发现来看,黄冶和扬州应是唐青花的产地和集散地。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禚振西《陕西考古发掘唐三彩窑址及产品述略》,介绍了铜川黄堡唐三彩窑址和西安醴泉坊窑址的发掘及产品特征。唐三彩在唐代主要用作随葬的明器,少数为建筑构件,用在高级建筑的殿堂之上。唐代京师长安和东都洛阳应是唐三彩的主要产地和需求地。

    国家文物进出口鉴定山西站孟耀虎《山西泽州窑唐三彩窑址》,报告了山西晋城新发现的一处烧造低温三彩器物的窑场,将其暂定为泽州窑。依其产品特征与纪年墓出土同类器物对比,推测泽州窑的烧造时间在九世纪中晚期的晚唐。同时认为在晋东南和西安一带的遗址和墓葬中出土的相似器物可能来自泽州窑,而不是以往所认为的巩县窑或邢窑。

    深圳博物馆郭学雷《从唐人的酒盏谈起》梳理了与唐人酒盏相关的文献,并将唐人酒盏分为外来系统(罗马-拜占庭系统、粟特系统、萨珊系统和东溟系统)和中土系统两类。继而通过实物与文献相结合的方式对文献中记载的“鹦鹉杯”“来通杯”“海川螺”“碧筒杯”“山尊”等唐人酒盏进行了名物考证。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石自社《隋唐洛阳城出土唐三彩浅析》介绍了隋唐东都洛阳城的考古发掘概况和其中出土的三彩器。认为城址与墓葬中出土的三彩器在器型和制作工艺方面并无显著区别,只是城址中出土物以日用器为主,而墓葬中出土的三彩器除了日用器外还有人物俑、动物俑和建筑模型,大量的三彩器还是为丧葬而制。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郭木森《巩义黄冶窑瓷器与釉陶器》,根据黄冶窑考古发掘情况,将其分为四期。第一期隋代是黄冶窑的初创时期,出土遗物不多,以青釉瓷为主,没有发现低温釉陶制品。第二期唐代早期出土遗物较丰富,以瓷器为主,套烧和摞烧是这一时期瓷器烧造工艺的主要特点。第三期分前段(盛唐)和后段(中唐),是黄冶窑的鼎盛期,产品以釉陶制品为主,前段瓷器不多,但仍以白釉瓷为主。后段白釉瓷减少,黑釉瓷相对增多,釉陶制品是这一时期的主体。第四期唐代晚期瓷器有所增加,以白釉、黑釉为主,白釉青花瓷在这一时期开始出现。

    巩义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刘富良《河南巩义唐墓出土釉陶》介绍了近年来巩义新发现唐墓中出土的三彩器和单色釉陶器。器型包括动物俑、人物俑、镇墓兽和生活用器,其年代为盛唐到晚唐时期。尤其M226、M234和M235中均出土墓志,可知这三座墓葬的年代为唐代中晚期之际,其中出土的釉陶类茶具明器,为研究唐代中晚期的茶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孙新民从三个方面对本次研讨会进行了学术总结。首先关于釉陶起源,从目前临淄战国墓出土的釉陶罍来看,其技术已十分成熟,因此在此之前应有一个发展过程。而现藏于美国纳尔逊艺术博物馆的一件绿褐釉蟠螭纹盖壶,相传出土于河南洛阳金村战国墓,因此河南考古工作者对此应该多加关注。其次关于北朝釉陶,陶与瓷的界定标准问题是此次研讨会争议较大的领域。孙新民认为判定一件器物是釉陶还是瓷器,仍应从胎、釉、烧成温度、吸水性等多方面去判定,界定标准不能单一化。最后关于唐三彩窑址及其使用问题,目前又新发现了几处烧造唐三彩的窑址,为我们研究唐三彩的烧造提供了更多资料。关于唐三彩的使用,从考古发掘成果来看,不仅用于陪葬,同时也作为生活用器和建筑构件使用。至于汉代和北朝的釉陶,目前均出土于墓葬。是否有实用器,需要在今后考古工作中多加注意。

    经过2天的学术交流,与会专家学者各抒己见,研讨会取得了丰硕成果,同时参会代表也注意到在汉唐釉陶研究的深度和广度方面还有很大空间,期待将来新的考古发现能够解决悬而未决的疑难问题,使汉唐釉陶乃至中国陶瓷史的研究推向更高的水平。

    纪要根据研讨会报告和发言记录整理完成。由于时间原因,内容未得到发言专家审定,不妥之处,敬请谅解。

    (作者单位:郑州大学历史学院 郑州大象陶瓷博物馆)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