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爱泼斯坦的战地采访笔记

    发布时间:2018-05-30北京 郑 言

    aipositanzaitaierzhuangzhanyizhongdecaifangbiji.jpg

    爱泼斯坦在台儿庄战役中的采访笔记

    tuweiaipositan锛坺uo锛墆uyiwensi锛坹ou锛墇aitaierzhuangbeijihuiderijuntankeshangliuying.jpg

    爱泼斯坦(左)与伊文思(右)在台儿庄被击毁的日军坦克上留影(图片由台儿庄大战纪念馆提供)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珍藏着一个战地记者的采访笔记,这位记者的名字叫爱泼斯坦,这是1938年4月3日至10日,他到台儿庄战场采访时的采访记录。2003年,他将采访笔记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爱泼斯坦(1915—2005),著名国际友人。1915年出生在波兰华沙,自幼随父母定居中国,先后在哈尔滨、天津等地求学、成长。1931年起在《京津泰晤士报》任新闻记者。七七事变爆发后,22岁的他作为美国合众社的记者,奔波于硝烟弥漫的抗日最前线。1938年3月下旬,他与电影摄影师伊文思及其助手约翰、卡帕和美国驻华使馆的海军助理卡尔逊组成一个记者组,在中国一位年轻军官的陪同下,离开汉口前往徐州,专程观察台儿庄战事。当他们前往第五战区司令部拜访李宗仁的时候,正遇上三位农民赶着一群黑猪在司令部的大院里,随行的军官告诉他们,这是前来慰劳军队的老百姓,李司令长官正接待他们,等他们走后,我们就可以去见李将军了。爱泼斯坦写道:“李宗仁将军身材矮小,方肩、圆脸,两眼闪闪有光,出身于农民家庭,正值中年。头上短而稠密的发丝略带灰白。但他精力充沛如钢质弹簧,是一个闪烁着有攻击能力的人。谈吐和蔼,简短而刚毅。”

    4月2日晚上,爱泼斯坦等在漆黑的夜幕下,在徐州乘火车前往台儿庄,这时的枪声越来越近了。到了第二集团军司令部后,他们睡在村里谷仓的稻草上。第二天早晨,总司令孙连仲招待他们吃早餐。“在一个向阳的庭院里,一位农家妇女赶着一头蒙了眼的驴用石磨磨着麦面。孙将军身材魁梧、结实,声音嘶哑,两眼布满了血丝带有倦意。孙将军简短地告诉我们关于台儿庄的重要情况,正引诱日军进入为他们准备的陷阱。”

    4月7日早晨,爱泼斯坦等前往台儿庄。“台儿庄城里余烬未灭,整个街道已彻底摧毁成一片断墙残垣,死尸、没有炸的炮弹及手榴弹到处皆是。在一些地方,城市建设者在美丽如画的小溪旁植下的柳荫道,现在差不多全被尸体和炮火击断的柳树填满了。”他看到衣着破烂、面容憔悴的战士正在运送战利品,成打的日军机枪、数以百计的步枪、东洋刀、防毒面具及太阳旗、文件和罐头食品。在弹痕累累和被烧得又黑又焦的城墙上,画着一些宣传画和写着标语:“把敌人赶出去!”“打回老家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爱泼斯坦等人在台儿庄采访了参战官兵们,他们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着,白天采访记录,晚上加班整理资料。记者小组配合默契,爱泼斯坦经常帮助伊文思打灯光、布置道具。有一天下午,爱泼斯坦一行沿日军撤退路线出城采访。北城墙外有四辆坦克。在邵庄,看到20辆重型卡车和一些履带牵引车以及300匹死马。数百具赤裸的日军尸体躺在村庄附近的坟地,中尉以上的军官身体前放着一小排木牌,共有四五十堆。到处是未爆炸的炮弹和铜弹壳。在日军战壕里,散落着日本报纸,上面有不少丑化蒋介石的漫画。他来到了驻扎在城东的二十七师采访,见到缴获的日军文件中有一本记录日军官员写的一首诗:“战斗四个小时我们占天津。六个小时以内我们进驻济南城。小小的村庄台儿庄,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占领?!”他还见到缴获的一本普通日军士兵的日记写道:“我们为什么而战?中国人民面对着恶魔的折磨。我们自己也长期遭受苦难和牺牲。只有天国知道哪里是我们的葬身之地,又有谁来收葬我们!”采访完已近傍晚时分,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台儿庄,途中的道路上布满了弹坑,他们一个个地跃过去。突然,爱泼斯坦在跨越一个弹坑时,一下子被绊倒了。他爬起来定睛一看,弹坑里竟藏着一个日本伤兵。这个日本兵已感觉到被发觉,趴在那里拿着枪正瞄准着爱泼斯坦。爱泼斯坦大喊一声:“有鬼子!”立即卧倒在地。在此生命攸关之际,随同保卫的士兵眼疾手快,抬手一枪将企图负隅顽抗的日军击毙,避免了一次伤亡事故。随后他们在日军的身上搜出一本机关枪训练手册和他在银行存款的记录本,记载着他在中国抢劫到的钱财,在来台儿庄之前的两个星期里,他存储了20日元。

    4月8日,爱泼斯坦看到逃难的人们开始返回家园。他们从废墟中挖出自己的东西,在受到严重破坏的房子里清扫出一块睡觉的地方。邮政局也在半倒塌的房子里恢复了营业。一列火车驶进了面目全非的台儿庄北站。

    4月11日,爱泼斯坦回到徐州,他写道:“台儿庄战役的胜利,开创了中国军队的新纪元。虽然这个国家的武装力量受制于劣势的装备,也缺乏统一组织和训练,而仍能在这个古战场以战略取胜,打败日军。这个事实的意义是深远的。”爱泼斯坦在台儿庄采访笔记中记录了在台儿庄前线的所见所闻和军民英勇抗敌的事迹,记载了包括采访李宗仁、孙连仲、池峰城、金典戎、田镇南等多位高级将领的采访。1939年爱泼斯坦以此笔记的记载为主要素材,创作出版了纪实报告《人民之战》,其中《反击》一章详细介绍了台儿庄战役发生的背景、战役经过、胜利成果和重大意义。热情地讴歌了中国人民的正义战争,赞颂了浴血奋战的中国英雄;他以笔当枪,无情抨击了日本军国主义的邪恶,揭露了日军在台儿庄犯下的滔天罪行。宋庆龄评价道:“这本书不同于任何的外国人关于我国抗战的著作,因为它把第一手分析性报道同过去的历史和未来的展望联系了起来。每一位中国的友人都应该读一读。”斯诺称赞这本书是“极为出色的战争新闻作品,对中国所希望达到的目标充满同情和理解”。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