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香山不了情

    发布时间:2018-05-30柳 哲

    1949nianchuxia锛宮aozhuxizaibeijingxiangshanshuangqingbieshujiejianliuyazixiansheng.jpg

    1949年初夏,毛泽东主席在香山双清别墅接见柳亚子先生

    熊希龄与香慈学生在一起(20世纪20年代).jpg

    熊希龄与香慈学生在一起(20 世纪20 年代)

    京西香山,因著名散文家杨朔先生的一篇美文《香山红叶》而名闻于世。年年红叶节,慕名而来的游客,从四面八方涌来,摩肩接踵,人满为患。赏完红叶,逛逛颇具韵味的皇家园林,也是不错的选择。

    踏入这曾经的皇家园林,扑面而来的是一幅秀美绝伦的山水画卷。巍峨庄严的亭台楼阁,装点着优美迤逦的湖光山色,品种繁多的古老树木,环抱形状各异的假山怪石,曲径通幽处,别有一番情趣。

    就连路边的花花草草,都会让人浮想联翩而平添几分敬畏。仿佛看到葛洪大师井边炼丹,乾隆皇帝吟诗作赋,纳兰性德失意彷徨,曹雪芹穷困潦倒苦写《红楼梦》,国父孙中山安厝碧云寺,大慈善家熊希龄抚育孤儿、“裸捐”办慈善,一代伟人毛泽东指挥百万雄师过大江……

    穿越时空,钩沉历史,才发现香山魅力所在。多少古圣先贤,仁人志士,问道香山,流芳百世!香山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难怪乾隆皇帝感慨“我到香山如读书”!

    1996年3月,我从浙东兰溪的小山村,游学京城,负笈北大,客居北大燕园达十余年。在北大这个精神家园里,如蜜蜂般吮吸知识的营养,陶冶情操。香山的红叶,在中学时代早已印在我的脑海里,虽心向往之,却未能如愿以偿。虽然北大距离香山并不遥远,但课程排得满满的,爬香山的念头,也一次次被打消。大约十七八年前的中秋,恰逢欣赏红叶的旺季,正好父母兄弟姐妹都来北京,我带领一家十余人,从北大乘车到香山,游览梦寐以求的香山。我们兴致勃勃地登临香山之顶,虽然红叶和想象中大相径庭,但香山秀丽的风景与优美的园林,让一家人乐不思蜀。这次游玩让我与香山结下了不解之缘。

    游学北大,时时思念家乡。每每读到元代大儒、先祖柳贯的诗句:“我昔京城居,思山见山少”,不胜感慨。此后,香山成了抚慰我乡愁之地,每每谷中静坐冥想,便思绪联翩,“满川鸟声起,一谷清风凉”,可谓写实也;“新年始做香山人,柳父结庐为育人”是我迁居香山的初衷。

    既然做香山人,就要了解香山,我上网,去图书馆,跑街道,请教新认识的朋友,香山的人与事慢慢了然于胸,心灵也得到强烈震撼。民国总理熊希龄裸捐办慈善,创立香山慈幼院,用毕生精力抚养孤儿数以千计,为新中国培养了不少栋梁之才。在熊希龄先生大爱精神的鼓舞下,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自己的生命之花在香山绽放。

    我发起成立了香山文化部落,定期举办沙龙讲座,香山文化人一起,品茶论道,探讨香山文化发展方向,参与熊希龄纪念活动,做志愿者献爱心……边带孩子,边爬格子养家,生活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但我痛并快乐着,磨练的是肉体,升华的是人格。爱出者爱返,福来者福往,我也得到许许多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与支持,中关村杂志还曾对我们这群香山文化人做过专题报道。

    香山玉皇顶,民国辛亥志士、国民党“一大”代表祁耿寰烈士墓碑,横卧在地,沦为游客的餐桌,垃圾成堆,肆意践踏,触目惊心。我撰文呼吁,引起政府重视,如今修缮一新,足可告慰烈士在天之灵。民国教育家、北师大老校长毛邦伟先生与夫人、北平妇女救济院院长、同盟会会员伍崇敏女士合葬墓,新民晚报创始人、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生父吴竹似先生墓,北法海寺大震超地禅师寿藏,抗日烈士康晓东墓等等,通过我和社会爱心人士的共同努力,得到及时保护与广泛宣传。

    香山如经典,此生读不尽。香山如高人,特立万物表。伟人先贤在如诗如画的香山,妙笔写史册,丹心著春秋。天地存大爱,大道今如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新时代,香山留给人们更多的思考,传承香山文化,实现大爱人生,乃吾辈事业之归宿。

    客居京城的我,仰慕香山,步先贤之后尘,迁居香山之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笔耕之余,走遍香山。香山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墓一石,都浸染了我无限的深情。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