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杨家桥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8-05-25柴福善

    图1 南北杨桥之间相隔的水沟及小桥(摄于2013年12月)_meitu_2.jpg

    京东平谷有北杨家桥村、南杨家桥村及桥头村,这三个村过去原是一个村,统称杨家桥,1935年至1945年间才各自独立成村。

    北杨家桥村东有条小河,即为由西北樊各庄那边流来,流向东南云峰寺那边的大龙河。河东为桥头村,东南为厂门口村。在南、北杨家桥之间,相隔一道小河沟,这条小河向东汇入大龙河。南北两村之间的河沟上横架一桥(上图),以大条石铺筑。原来并排两座石桥,桥东西两边各有一圆形的大水坑,连接两水坑之间,南北挨着修造了两座石桥,俗称“双桥子”,所谓“三步两座桥”即指此。过去,往东过桥有一小道通桥头,往南过桥有一小道通厂门口,往西通南杨家桥后街,往北奔北杨家桥村。清乾隆二十五(1760年)《三河县志》“卷六·乡闾志·桥梁”记载:“杨家桥,跨沟。”这里记载的跨沟的杨家桥,或指这两座石桥。而北杨桥村东小河上,过去也有一座大条石铺筑的石板桥,可通东北六七里远的峪口。现存这两座石桥形制大致一样,20世纪90年代初拓展为水泥桥。

    抗战时期,日军在峪口和张镇修有炮楼,并修了可通汽车的公路。公路从峪口经桥头村西、杨家桥向西南奔张镇,日军在桥头村西的大龙河上修一座木桥,八路军来给烧了。日军再修,还是木桥。怕八路军烧,就在桥两边铺一层干草码一层冰,结果还是被八路军烧了。过去桥头村南的大龙河两岸长着许多大树,日军把这些树都砍了修桥了。当然日军自己不干活,强迫三里五村的老百姓干。1944年春,日军拆了双桥子的一座石桥,用大条石第三次修桥。在北杨家桥一家菜园子里,当时年仅6岁的周连举正和两个小伙伴玩耍,就见过来10来个日军,抓他们去修桥,那里已有日军从周边村子抓来的几十个人。日军见他们太小,修不了,就让他们到观堂庙的村公所去给日军打开水,周连举和两个小伙伴乘机溜回家去了。由于拆毁了一座石桥,双桥子就只剩一座了,这也是日军侵略中国的一个罪证。

    这是三个村的大致情况。关于杨家桥的传说,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三河县新志》“卷十二·文献志·艺文篇下”记载:“杨家桥庄,在三河城西北五十里。考其命名,由故老相传,系宋代杨家将镇守北方,屯军该地,有大水由西而东,人马难渡,筑桥以利交通,派人看守,名曰桥头。嗣后成村落,门户多,建筑扩大,遂以杨家桥为村名,此村之原始也。该村以桥头街为最古,桥在桥头街东不半里,现在湮没地中,深可丈余。上年,桥头街人欲发旧桥之石,及掘一二丈,其石甚巨,不易运出,发桥之议遂寝。(下图)”志书所记故老相传,为宋代杨家将镇守北方在此屯军而造桥,派人看守,村亦由此得名。

    既然“桥头街为最古”,我便来桥头村访谈两位刘姓老人,说是山东的根儿,从三河灵山迁来,到现在大约有10辈了。村东几家,过去是给杨家看桥的。从这里到古北口,老辈子有一条大道。桥头村东南约300米处的大龙河上,有一座石桥,两孔,现在没有了,所看的就是那座桥。而“杨家”,就是常说的北宋的杨家将。

    我随后再来桥头村,85岁刘宝恒说刘家祖上就给杨家看桥,祭祀的始祖叫刘应春,从山东来的。当初杨家将军队从这里到古北口,为来往方便,就修一座石桥,由刘应春看守。刘家传至今天,已说不清多少辈儿了,只记得过去刘家有3处祖坟,黎各庄村西1处,桥头村西和村东南各有1处,其中黎各庄村西的最早,每处坟地都有3亩地,作为关产。谈及那座石桥,他小时见到的就只有桥基的石头了。那时大龙河有五六丈宽,也不是现在这样干涸,水很多很深,也很清泠。听说过去发龙木,木头在水里立着走。石桥附近有个王八坑(kèng),就是河中间一坑,深着呢,长了好些王八,趁中午上来晒盖子。后来,将这里的石头运到村西修水簸箕,夏天村里的雨水往西再往南流到大龙河里,那水簸箕有五六十米长,六七米宽,中间铺着些大条石,每块条石约3米多长,1米多宽,厚约30公分。这条石就是铺桥面的石板。

    根据村人所谈大条石推断,这座石桥当是一座石砌两孔梁桥,即平桥,而不是像颐和园十七孔桥那样的拱桥。村西水簸箕的地方现已铺垫成街道,无法见到了。村东南石桥位置人们还大致可以指定,并说桥北面一条道,就是过去的马道,厂门口养马场当年由这里走马,现在这个地方还叫马道。这里说的厂门口养马场,应该是明代养马场。

    最近,就杨家将事请教天津杨家将后裔杨文岐先生。先生说,明代北京、河北等地流行的杨家将的传说,实际与北部边塞上活跃着的“杨家将”有关。其中杨洪官至一方总兵,镇守九边重镇宣府等,两代人就出“一门三侯伯”,成为有明一代著名将领。流传的小说、戏曲中杨业、杨六郎等故事,是把明昌侯杨洪等事糅合一起了。听之有理,可平谷及周边地区,没有杨洪等故事相传及相关典籍记载,可能与其镇守宣府离此较远、且又管不到这里,而这里又属于蓟镇戚继光镇守有关。

    tu2 minguoershisinian锛_935nian锛夈€妔anhexianxinzhi銆嬧€渏uanshier路wenxianzhi路yiwenpianxia鈥漡uanyuyangjiaqiaodejizai_j8b.jpg

    无论如何,村里人所谈杨家桥的传说,当是一辈辈口口相传至今,且与志书记载大致吻合。我以为这些“故老相传”及志书所记,怕要早于明代,且由来已久了。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