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甲某与某文物景区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评析

    发布时间:2018-05-25李袁婕


    编者按:文旅融合发展过程中,文旅公司通过签订土地租赁协议取得土地使用权的情形较为普遍。本报今日特刊发一起典型的给付之诉与确认之诉关系的案件评析,供读者参考。


    【裁判要旨】


    当事人主张财产损害赔偿,但纠纷的实质是对土地使用权存在争议,故法院向当事人释明,可在确定相关权利之后,另行通过诉讼解决财产损害赔偿纠纷。


    【基本案情】


    2004年8月15日,甲某依据与某村农工商经济联合社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取得涉案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并持有农村土地经营权证书。同年8月18日取得了其与某村农工商经济联合社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该合同亦有相关部门鉴证。2011年3月28日,某文物景区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某文物景区公司)与某村经济联合社签订《土地租赁协议》,在某镇人民政府的确认下,取得了涉案土地的使用权。

    甲某(原告)提出,其自1998年1月1日开始承包本村土地3.409亩(承包期至2027年),每年种植农作物。2015年5月20日下午,某文物景区公司(被告)擅自派人将原告承包地内的玉米青苗进行铲除。2015年6月17日,被告再次派人毁坏原告承包地内的玉米青苗。2015年7月5日晚上,被告又将原告承包地内的2016棵杏树砍伐。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所有权及土地承包经营权,为维护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某区人民法院。诉讼请求是:1.要求判令被告赔偿被铲除的玉米损失1932.26元;2.要求被告赔偿被砍伐的杏树损失8064元;3.因被告侵权造成此次诉讼发生的误工费、交通费合计1030元;4.本案诉讼费、评估费由被告承担。

    某区人民法院在审理中,向某村村委会进行了调查核实。该村村委会书面答复(村委会盖章、村委会相关人员签字的谈话笔录),村内曾召开会议决定将村民承包的土地(含甲某承包范围)整体流转回村集体,甲某也领取了村集体基于收回土地发放的权益费。在收回土地之后,该村以村农工商经济联合社名义将涉案土地出租给了某文物景区公司。

    某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可知,双方之间的纠纷实质是对土地使用权存在争议。对土地使用权的认定涉及村集体的相关决议,本案系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土地使用权的问题无法在本案中解决。当事人可在确定相关权利之后,另行起诉解决纠纷。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甲某的起诉。

    甲某不服一审民事裁定,向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请求是: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审理。理由是:他没有转让涉案土地,也没有与某文物景区公司签订合同;某文物景区公司的行为违法,且给他造成了实际损失。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其上诉请求。

    某文物景区公司辩称:一审裁定正确,应当维持。某文物景区公司是通过合法途径取得的土地使用权,甲某已经取得了涉案土地的补偿款、权益费,其对涉案土地不享有权利,故不同意其上诉请求和理由。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甲某不服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向某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甲某称,1.一、二审认定村内召开会议将包含我承包范围的土地整体流转给村集体,与事实不符。我未同意土地流转,未签订合同,一、二审依据村委会的答复意见作出的认定违背事实和法律。村委会与某文物景区公司存在利益关系,某文物景区公司实施侵权行为是受村委会的指使,双方存在恶意串通,应属共同侵权。2.一、二审认定我领取了村集体发放的权益费,与事实不符。权益费自2011年发放,无地的村民也领取,我有土地但并未领取。发放给我的款项是2013年村集体建楼占用我家承包地和树木的补偿款,且未给足,并不是权益费。我从全局考虑无奈接受该笔补偿款,如村集体将承包地恢复,我同意退回。3.根据某文物景区公司与村集体签订的租赁协议,某文物景区公司发现问题,应找村集体出面与我协商解决。某文物景区公司在明知我与村集体之间存在土地流转争议的情况下,直接受村委会指使,强行野蛮的实施侵权行为,理应承担赔偿责任。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我的损失与某文物景区公司的侵权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我依据《农村土地经营权证书》取得的物权,明显优于某文物景区公司与村委会签订的租赁协议。一、二审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某文物景区公司提交书面意见称:一、二审裁定正确,适用法律合理。


    【裁判结果】


    某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二审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所作裁定,并无不当。综上,甲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该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驳回甲某的再审申请。


    【裁判评析】


    民事之诉问题直接关系到民事诉讼价值、目的的实现以及民事诉权的保护,因此,其在民事诉讼理论、制度和实务中均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本案争议焦点的实质,就是给付之诉与确认之诉的关系问题。

    根据民事诉讼理论,所谓给付之诉是指原告要求被告履行作为或者不作为义务的诉。其显著特点就是具有可执行性,原告的给付请求权只有通过被告方的积极作为或不作为才能得以实现。由于“支付金钱”是被告的一种作为,因而其构成了给付之诉的典型。与之不同,所谓确认之诉是指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其与被告之间是否存在民事法律关系的诉。所请求确认的有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既可以是原告已经受到实际侵害的民事法律关系,也可以是原告尚未受到实际侵害的民事法律关系,确认之诉的目的仅在于查明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一定的民事法律关系。确认之诉最终并不需要法院裁判一方为一定的给付行为,因而不发生执行问题。值得注意的是,给付之诉与确认之诉存在一定的联系。一方面,法院对确认之诉所作出的裁判,对将来可能发生的给付之诉,具有一定的预决效力;另一方面,确认之诉可能转变为给付之诉。

    本案中,甲某的诉讼请求包括要求判令被告赔偿被铲除的玉米损失1932.26元,赔偿被砍伐的杏树损失8064元,赔偿因被告侵权造成此次诉讼发生的误工费、交通费合计1030元,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评估费。根据前述理论,甲某提起的财产损害赔偿之诉很显然是给付之诉。

    但是,本案中甲某主张财产损害赔偿需要以确认某文物景区对于涉案土地是否享有使用权为前提和基础。而对此问题,双方持相反意见,因此本案的实质是对土地使用权存在争议,确认这一事实问题对案件处理结果有法律上的预决效力,因此需要先通过确认之诉加以解决,故在本案中,确认诉讼是给付之诉的前提。

    综上,某市高级人民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综合双方提交的证据,认定双方之间的纠纷实质是对土地使用权存在争议。又由于对土地使用权的认定涉及村集体的相关决议,而本案系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土地使用权问题无法在本案中解决,故法院向当事人释明,可在确定相关权利之后,另行通过诉讼解决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并据此裁定驳回再审申请,并无不当。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