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方大曾绥远之行摄影展设计解析

    发布时间:2018-05-22 顾 佩 郑 燕

    (上接4月24日8版)经过第一和第二部分一道平直展墙简短的空间过渡,是处于展厅核心位置的第三部分展区。第三部分是展览的重点,照片内容全面展示了绥远抗战和社会各界援绥的场景,见证了中国人民永不屈服的抗争精神。该章节的精神内涵要求在空间设计中有所启悟和突破。因此,在设计伊始就为第三部分确立了大空间定位,所有的展线规划、空间变化将以此展开。第三部分展示空间由两段展墙相向围合而成,围合后形成的大空间具有较强的包容性和独立性,在整体展线中造成形式上的节奏感,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这种空间变化是强调展览重点内容的设计手段,更重要的是观众充分解读展品过程的心理需要,让观众在参观过程中有驻足思考、相互交流的空间,实现了展览重点内容与形式设计上的契合统一,起到了由设计空间引导观众开启自我认知的心理空间的作用,开展后的实践证明为观众创造与展品对话的时间与空间效果较好。

    銆奻engqiongzhe銆媎eshijiaohuanyuanxiaoguo.jpg

    根据照片的场景复原

    图片展览有自身独特的表达方式,版式设计在展览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布展过程中,版面的形式变化将丰富的信息量运用平面构成逻辑进行梳理,可以有效地传达展品信息,统一对主题的理解。第三部分运用了方大曾记录的从战斗工事到武器装备、从行军队伍到站岗哨兵、从战前筹备到胜利后民众慰问等照片。排版设计的第一步是将照片按内容信息进行分类,然后采取更能突出主题的形式组合:将行军、筑工事等内容采用紧凑的块面构成形式,以产生的集结效果表达出紧张感和凝聚力;将反映武器装备和作战的照片连续纵向排列,形成错落的排列组合使版面达到展墙高度,这种顶天立地的纵向构成形式意在实现对空间的突破,寓意对日本军事侵略压力的抗争和击破。第四部分展示了方大曾所拍摄的乌兰察布三十年代的人文、宗教主题内容。该部分版面设计采取水平线性构成方式,强调同一主题的对齐与呼应关系,图片的间距调整较为宽舒,较之第三部分放松了紧张和压力感,为观众营造了平和、舒缓的心理感受。

    展厅_meitu_6.jpg

    展厅

    视角还原让观众体验历史瞬间

    上世纪三十年代,作为记者的方大曾用绥远之行拍摄的山河草原、边塞烽燧、城镇村落的一景一物述说着对国家深切的希望和担忧。在形式设计过程中,我们试图让这一主题的照片“活”起来,让照片自身的感染力打动观众,尽可能让观众走进方大曾的精神世界。其中一幅俯视作品《缝穷者》,画面中衣着粗陋的老妇倚墙而坐,身边一堆破布头和一筐。利用摄影作品纪实性和画面感的特性,采取简单的创意还原视觉场景,将这一场景融入到单元标题造型。首先,将宽度2米展墙平面向后拓出90厘米形成与照片背景几乎相等的现实空间,将照片根据真实人体尺寸和盘坐的高度位置等比放大进行装裱,为了避免下半身墙角处转折变形,让画面在墙边处自然弯曲为较大弧角延伸至地面,将画面左右两边做同背景虚化,顶面补一暖色环境光来突出主题,然后用玻璃板封闭空间,玻璃板上半部作文字说明衬托空间的层次距离。在这一场景设计中,利用二维画面的视角与模拟空间的重合创造出一个真实的老人就坐在面前的错觉。

    《集宁城老街》是最吸引观众,也是最能体现当时社会状态的照片。基于尊重作品,让照片来说话的设计原则,采取在副展线的过渡空间做全景复原的方式展现。利用照片做复原有省时、低造价、更逼真的优点,关键是要做到画面视点与观展视点的重合。将原作放大至展墙高度作为背景,装裱施工必须将照片透视点与正常拍摄视高1.6米匹配才能符合现实的视觉效果。把近景一组人物用雕塑的形式从画面拉出,雕塑人物的创作完全表现出了作品中人物的精神状态,准确表达出了那个时代百姓生活之艰辛。站在场景前似乎可以感受到方大曾当年端着相机站在匆匆行人中的忧虑,一个担着满筐白菜,喘着粗气的汉子从他身边走过,他的心情似乎比肩上的担子还要沉重,而面前另一个背着行李的赶路人不知是逃难至此,还是要投军抗战。毕竟在那个动荡的时局里,每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都有太多的未知,但是抗战救国是坚定的。

    方大曾作品的丰富题材和视角是这次展览设计创意实现的决定因素,其中有两幅照片,一幅是发表于1936年《申报》的《集宁的城墙》,是方大曾站在城南山顶的的一幅俯视图,记录下了在城墙庇佑下静谧的集宁,还有一幅拍摄于数丈宽的红格尔图战壕之上,两幅作品都是抓取了壕沟、城墙的线性透视造成画面强烈的景深和视觉冲击力,所表现出的共同感受是战争阴霾下的肃杀气氛,这两幅作品兼具艺术性和新闻性,体现出了方大曾的极高职业素养。所以,将上述两幅代表作采用这种大画面视点重合的手法,为观众营造出如临其境的场景效果。

    用历史的色彩

    唤起观众的记忆

    展墙饰面材料选择土黄偏灰色的真石漆,色调上汲取了北方冬季草原、当年战场以及街巷村落的色彩。灰黄的色调营造出了朴实、沉静的展示氛围,观众可以在这种怀旧色彩的环境里走进历史;粗糙的花岗岩质感给观众坚定牢固的心理感受,传达出中华民族不可捍动的民族自信和抵抗决心;局部造型和标题吸取了炮弹的铜质元素,采用拉丝铜板的饰面材料间断性的出现,不断强调战争氛围、贯穿展览起终,同时,拉丝铜板与粗糙真石漆形成的质感对比可以打破平淡,让设计形式具有节奏感,使展览标题造型突出,展览内容整体结构层次更加明确;局部采用玻璃材料造成虚实变化,装饰金色云纹体现民族地域特色,通过色彩和材料的合理运用使展厅环境达到整体协调统一、局部变化对比的理想效果。

    在此次展览设计实践过程中,笔者深刻感受到展览设计过程需要不断研究主题和空间、空间和造型、造型和主题的协调关系,这个创造过程需要用科学的态度和批判性的思维来实现,而展示艺术的思想更需要内心的感动,用至真至诚的设计语言表达。

    纵览展厅,没有夸张的造型和装饰,只有展厅中的一幅幅照片,这是一次设计形式和展览内容的思想交融,也是一次精神升华的实践,历时一年多的策展工作得到了许多专家学者以及方大曾亲属的支持。也许,方大曾不曾想到他的作品会在八十年后的这片故土以展览的形式面世,我们在见证历史的同时也告慰那赤忱的灵魂:现在的乌兰察布天蓝水美,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 (下)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