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文物资产化”断想

    发布时间:2018-06-01彭卿云

    最近,有的正式传媒接连转载或刊登关于“文物资产”化的文章,并由此而引发不同意见,但至今却寥寥无几,而且是七老八十的“退伍老兵”,真情何以堪!有鉴于此,笔者也不惜冒“冥顽”之险,挤入“退伍老兵”之列,作碎片之想,故题曰《“文物资产化”断想》,错误之处,恭请读者指正。


    一、惊人的数字,惊人的疑惑


    不久前,有正式媒体发表一个“不可移动文物价值计量”公式并正式撰文宣布“中国不可移动文物‘总价值量等于或相当于137.66万亿”元。好家伙,如此巨大!比世界超级大国一年20万亿美元总收入还要大,岂不惊心动魄乎!能如此轻易赶超,何用乎撸起袖子加油干呢?不过,读者仍大有疑惑莫解。一是“中国不可移动文物总价值量”,那当然是“三普”所查结果70余万处文物遗迹的“总价值量”了。这就要冒昧请问是何时何人如此悄然疾速统计出来的?是足不出户,以现代高科技手段将70万处不可移动文物驱来眼底,按公布的公式逐个统计出来的吗?还是像普查工作一样步入全国东西南北中按着公式逐个核算出来的呢?如属前者,那该何等伟大,何等雷人!若是后者,那就大可置疑了!最近完成的“三普”耗时五、六年之久,付出人力五、六万之多,开支经费数亿元之巨,此一价值量统计即便简单、容易得多,也决不至于如此悄无声息,闪亮登场!二是现在查存的70万处不可移动文物至少有七分之六尚未经科学评估、论证定级、定位(即尚未评议公布文物保护单位),其级、位之高低,价值之大小,各有差异,甚至可能有为数不少的没有或价值很低的文物点尚不存在“价值总量统计”的基础。恕我妄言,在现有不可移动文物底蕴不清的现状下,不论采用任何高科技手段,任何特殊新式标准,任何高级专家,都不大可能如此轻易按公布公式算出准确可靠的数据来吧?三是还有一种可能,“价值总量”统计者仅仅根据已公布的全国、省级、县(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作统计?倘若如此,那所谓“中国不可移动文物”,不是“冰山一角”,也只能是约七分之一的一小部分。所以疑莫大焉!惑莫大焉!四是所公布公式项目达十二项之多,而其每项都是堂而皇之的大名目,那所采用的科学的标准、价码、定价如何确定呢?由谁来定夺呢?其中时代、地域、质地等都大有差异,其评估论证者又是哪些方面的神通之辈呢?最后究竟如何统一定格呢?这也都不得而知,自然疑惑亦莫大焉!


    二、不对称的名称,不对称的本质


    关于资产的定义,不同的文字表述有多种。但是,基本的表述是:资产指任何公司、机构和个人拥有的任何具有商业或交换价值的东西。或曰:资产指企业拥有或控制的能以货币计量的经济资源。又说资产就是能把钱放进你口袋里的东西。总之,具有商业或交换价值的东西。能以货币计量的经济资源。

    而文物的定义,文字表述也很多,且稍有差异。例如新中国首任局长郑振铎就说“古文物、古图书是民族历史文化的眼珠子。”谢辰生先生说文物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遗留下来的,由人类创业或者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有价值的物质遗存的总称。”曾经也有过文物是古代人民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的实物遗存的说法。还有通常所说的文物是民族的“传家宝”等等。直至如今,文物保护法特把文物的定义作为条文明确写进法内,“文物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这是无可改动的规定。所有这些关于文物定义的说法,都要以法律为准绳,都有一个铁定的共同点,即文物必须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三大价值,而且同商业与货币毫无干涉的根本性质。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文物保护事业给予特别的关注。习总书记本人多年来对文物工作和传统文化所作出的系统、全面、深刻的指示和论述,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文物工作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的指导思想。习总书记说:“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泱泱中华,历史悠久,文明博大。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历史中创造和延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  “各级党委、政府要增强对历史文物的敬畏之心……”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文明也是人民创造的。对绵延五千多年的中华文明,我们应该多一份尊重,多一份思考。”习总书记对文物,对历史文化遗产的性质、价值、作用以及今天应该如何对待等问题的指示和论述之精辟、深刻、高远,古往今来,恐怕并世无二!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保护文物,弘扬传统文化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文化自信之源。文物工作者和全国人民贯彻、执行、落实之,自当坚定不移,责无旁贷啊!

    由此观之,以货币计量,以商业和货币交换体现价值的文物资产之说,同文物是民族的根与魂之论断,二者极其不对称!货币与根魂其本质全然不是一码事!彼此之不可比拟,不可交易,不言而喻!再恕我狂言,中国人,无论古今男女,如若其祖宗、灵魂与货币结缘,其结局其品性则不言自明了。137.66万亿元,每个中国人正好可分享十万元。这个数字虽然可观,但我想中国的老百姓恐怕没有几个会“笑纳”吧!?看来,大家还是“要增强对历史文物的敬畏之心!”  对中华文明还是要“多一份尊重,多一份思考”才是!


    三、非创新之举,非驱动之策


    文物价值经济化,对文物资产进行评估的议论与主张,由来已久,渊源很深。最集中最激进的表现是新世纪之交前后,有人也正式撰文主张文物价值必须按经济学的价值原理来衡量。同样也请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理论证明其主张的合理性。紧接着,社会上就流传“文物的价值就是人民币”之说,有的媒体更倡导成立全国文物价值评估组织等等。所不同的是他们最先着眼于可移动文物,其最终目的是“全面、彻底开放文物市场。”更有甚者,旅游部门“强强联合,捆绑上市”承包管理文物保护单位之风从渭水河畔吹到泗水之滨,并有席卷全国之势,直至“水洗三孔”事件爆发,引起中央领导人重视才得到遏制。当时的文物保护法修订更特别为此新立第24条作出国有文物保护单位不得转让、抵押……不得作为资产经营等规定。对此,笔者曾同谢辰生先生也对当时文物管理工作的混乱局面著文发声,指出了正在蔓延的文物价值经济化、文物工作产业化、文物管理市场化、文物产权国际化四个不良倾向。其第一条就是针对上述情况的。现在提倡文物资产化,尽管理由理论有更多新见解,但说到底还是文物价值货币化,或曰文物价值就是人民币。因而不可能视为创新之举!而且,如此这般的宣传鼓动,不可能是对文物管理事业的驱动和促进,相反,是在释放种种错误信号:一是不可移动文物价值货币计量,就是宣布不可移动文物资产可以货币交换,为打开文物自由买卖大门公关造势;二是为文物全面彻底的市场化、商品化推波助澜;三是激化一直或明或暗存在的有偿转让、流转、承包、认领等违法活动;四是更严重的是损害文物“传家宝”、民族根魂的尊严与圣洁,伤害民族自信心,自豪感!


    四、走符合国情之路,保文化自信之源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各级文物部门要不辱使命,守土尽责,提高素质能力和依法管理水平,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努力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文物保护利用之路……”这显然是文物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中国文物七十年来的保护利用之路,虽然历经风雨、艰辛,但其总的走向和步履符合中国国情,独具中国特色。现在的问题和任务,是要实实在在地了解和掌握这个国情和特色的实质。这是个大问题,需要作为专题深入调查研究。以笔者的一孔之见,起码有七个方面的情况要取得统一认识。一是年代久,二是数量多,三是土生土长,四是绵延不绝,五是曾经随国运之衰而被列强巧取豪夺,六是特有的尊祖爱国传统,七是要传承世代,利在千秋。这仅是客观事实存在的基本国情。仅凭这七条,中国文物的保护管理必然要走自己的路,创自己的新,做自己的事,保自己的物。一切人类先进的文明成果都要借鉴交流,这至少已提倡、鼓励、实行了四十多年,也取得了大大的成效。但是所有借鉴交流,都必须从国情出发,从适应国情需要着眼。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文物保护利用要走符合国情之路,自然有其特别的新意在。文物资产论的专家们也特别谈到学习外国经验的重要性,当然无可非议,但这只不过是又一次重复旧说而已。同笔者的管窥蠡测之见,仍大相径庭!上述七点国情认知,是学习、借鉴经验的前提。但凡与此不符或相抵牾的就不足以学之取之。例如昔日的西方“列强”,今天的发达国家,它们的经验、特长大多就不符中国国情,无太多可取之处。正如郑振铎先生67年前所说“无数的最可珍视的民族文化遗产(古物、图书)均被无耻的买办、官僚、商贾盗运出口,成为帝国主义的博物馆或图书馆里可骄傲的收藏品。”它们“所有”的文物大多是战利品,是自身强大、扩张的见证。埃及、埃塞俄比亚的方尖碑被运到外国高高树立至今,就是在显耀它们战胜他国的骄傲。此外,则和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文化和民族情感毫无干系。而这样的文物和原始主权国及其人民却是不可切割的命运共同体,思想感情上如同血脉相通,尊祖爱国传统一脉相承。如此这般,作为被掠夺的主权国能委身求助于掠夺者吗?这是最大的国情之异。至于它们宗教建筑居多、石质构件普遍、偏重艺术品收藏、私人所有比重大等等之别却无关紧要。平心而论,除去某些保护修缮科技、材料等可以借鉴交流,其他种种,则不可也不足取也。如以此作为学习范例,高捧它们的经验,正适应它们“中国人不会保护文物”的成见而拒还原主的需要。在管理方面,倒是一些曾经被掠夺、窃取的文明古国的管理经验对我们很有借鉴之用。如埃及全国独立、统一、垂直的管理体制,严禁文物自由买卖和出境,坚持收回被非法出境文物等法律规定,其他如希腊、印度等也各有其所长,同样有可学可借鉴的好东西。所有借鉴国外经验,就是洋为中用,就是要有助于走符合国情之路,而不是回归“以古人遗宝为利薮”的老路弯路上去!

    这里,还涉及一个自然遗产与人文遗产的区别问题。近年来一直流传着文物要像土地一样自由流转利用。笔者以为这也是一个无须班门弄斧问题。因为二者是两大不同范畴的问题。山川湖海,土地森林,矿藏生物气象,包括人类本身……都是宇宙星球大自然的恩赐,比起人类的起源、发展来,气势要伟大千百万倍,时间要早千百万倍,而且是人类活命不可须臾或缺的依托。而文物作为人类物质文化遗产,除了与矿产资源有同样的不可再生性之外,其性质、价值、功能、作用与自然资源完全不同。它是人类在生存、发展历程中劳动创造,生产生活及其直接关联的实物遗存,属于文化资源,人文财富,精神文明,历史轨迹……中国古代有个“伟人”盘古,是他初开混沌,始奠乾坤。这个盘古其人恐怕就是人类,就是洪荒远祖?所以,如果说人类是地球母亲的精灵的话,那文化、文明就是人类的精灵,是人类对已知星球唯一的最伟大的贡献!所以,中华五千年一脉相承的优秀传统文化不仅是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立足之基,而且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根基。这同自然资源完全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如若把两种资源或其管理体制、机制、方式合二而一,把文物当土地、矿产一样使用,那文物资产化、货币化的严重后果是可堪设想的了。历史实践早已证明文物利用只要经济效益化,资源市场化,“水洗三孔”,捆绑上市事件必然呼之再出,现行文物管理体制必然再临解体之危!文物保护法第24条必然自行废除!符合国情的文物保用之路必然不在脚下而在空中!作为“退伍老兵”,衷心希望大家记住文物是老祖宗遗留的“无价之宝”,不要让货币计量迷蒙我们的视野,“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居高临下大方家们一定要追随前贤,薪火相传,让文物为子子孙孙,世世代代“永宝用!”杞国无士忧天倾,但愿这番絮语也如此而已吧!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